400-123-4567

13988999988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联系方式:400-123-4567
公司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大难临头各减持 华谊嘉信实控人前妻折价卖30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期:2019/04/15 21:45 浏览:
大难临头各“减持”!这家公司实控人股份刚流拍,前妻“后脚”就折价44%司法拍卖3000万股
 
  证券时报
 
  唐强
 
 
  近期,华谊嘉信(4.390, -0.07, -1.57%)(维权)(300071)前两大股东过得并不如意,其实控人刘伟因涉内幕交易行为,已遭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于2018年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等一切职务。2019年3月,刘伟由因质押业务欠债逾期未还而遭司法拍卖3000万股,但不幸流拍。
 
  “同病相怜”,紧接着,华谊嘉信第二大股东(即刘伟前妻)宋春静所持股份也遭遇司法拍卖,此次拍卖股份同样是3000万股,但较二级市场折价44%,较刘伟股权拍卖价格下调超过32%。
 
  3000万股起拍价7329万元
 
  4月15日晚间,华谊嘉信发布公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于5月16日10时至5月17日10时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股东宋春静所持有的华谊嘉信3000万股股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此次宋春静拟拍卖股份数占华谊嘉信总股本的4.42%,占宋春静所持该上市公司股份的39.05%,且全部处于质押/司法冻结状态。
 
  目前,宋春静共计持有华谊嘉信7683.19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1.32%;若此次拍卖顺利完成,宋春静对华谊嘉信的持股比例将缩减至6.9%。
 
 
  据公告披露,此次股权拍卖起拍价为7329万元,保证金1400万元,增价幅度20万元。据此计算,华谊嘉信股权起拍价为2.44元/股,而截至4月15日收盘,该股二级市场价格为4.39元/股,拍卖价格较二级市场折价44.42%。
 
  拍卖结束后,该标的物竞得者原冻结的保证金自动转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户,拍卖余款在2019年5月31日16时前缴入法院指定账户。
 
  资料显示,宋春静是华谊嘉信实际控制人刘伟的前妻,并曾在华谊嘉信上市后任董事职务。2008年8月7日,刘伟将其持有的华谊嘉信有限的45%股权转让予宋春静是双方离婚前对财产所作的一次分割,此次股权转让是无偿转让;2008年8月7日至2009年4月25日期间,刘伟与宋春静分别持有华谊嘉信有限(华谊嘉信前身)50%股权。
 
  需要指出的是,2012年7月11日宋春静到期离职,而在招股说明书中,宋春静曾有承诺,“担任华谊嘉信的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期间,每年转让公司股份不超过其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总额的25%; 在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
 
  离职半年后(2013年5月20日),宋春静所持的华谊嘉信限售股解禁流通,此后便开始连续减持。
 
  2013年6月27日,宋春静通过大宗交易进行了第一次减持,以14.6元/股的均价,累计减持公司股份700万股,占总股本的4.51%,成功套现1.02亿元;三个月后,宋春静再次大额减持。根据华谊嘉信披露,2013年9月3日-2013年9月5日期间,宋春静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以21.5元/股的价格,减持公司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1.29%,成功套现4300万元。
 
  2017年5月,宋春静还曾披露3000万股的减持计划,但几天之后,她采取其他方式解决了资金需求,进而终止减持计划。
 
  实控人股权已全被司法冻结
 
  早在2019年3月份,华谊嘉信控股股东、实控人刘伟所持股权便被司法拍卖,更惨的是这笔拍卖还惨遭流拍。
 
  公告显示,华谊嘉信于2019年3月1日披露了《关于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霖漉投资(上海)有限公司违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已于2019年2月27日在公拍网上发布了《竞买公告》。
 
  因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 8日10时至2019年4月11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公拍网”上公开拍卖此案第二被告刘伟所持有的公司3000万股股票。此次被送交拍卖的股份数为3000万股,占华谊嘉信总股本4.42%,占刘伟所持股数的14.59%,且全部处于质押/司法冻结状态。
 
  3月11日晚间,华谊嘉信公告披露,由于刘伟的股份质押业务所欠债务逾期未能归还,经中泰证券申请,由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对其1860万股实施轮候冻结。
 
  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刘伟仍为华谊嘉信第一大股东,现持有该公司股份2.06亿股,占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0.31%。
 
 
  其中,刘伟累计质押的华谊嘉信股份为共计1.7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85.41%,占华谊嘉信总股本的比例为25.89%;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共计2.06股,占其持有的华谊嘉信股份100%;累计被
 
  司法轮候冻结4.96亿股,占其持有华谊嘉信股份的241.09%,占上市公司总股本73.09%。
 
  彼时,华谊嘉信3000万股起拍价为1.08亿元(3.6元/股),保证金为1080万元,增加幅度则是100万元及其倍数。但在4月11日晚间,华谊嘉信发布公告,根据“公拍网”网络平台页面显示的拍卖结果显示,刘伟所持3000万股股份遭流拍。
 
  曾借同学名义认购定增被罚
 
  2019年3月,证监会披露了一桩信披违规的事件,华谊嘉信及其实控人、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刘伟便深陷其中。
 
  时间回溯到2013年,由刘伟“自导自演”一部定增大戏,借以高中同学名义、借资管计划认购自家公司定增,累计获利超过1700万。从产品设立到资金来源,以及分红、卖出股票,刘伟均在幕后全程参与、实际控制。
 
  2013年2月19日至2月22日,华谊嘉信与上海东汐广告传播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就股权收购交易框架达成初步意向,同年5月其董事会审议通过《定增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议案》。作为主承销商,长城证券(14.170, -0.22, -1.53%)在2013年11月4日确定了此次募集配套资金的发行对象,包括北京千石创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千石资本以千石资本-民生银行(6.500, -0.01, -0.15%)-李晓龙-天泽6号资产管理计划认购华谊嘉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135万股,认购价格为22.51元/股。
 
  但值得注意的是,千石天泽6号为受单一委托人委托设立的一对一资产管理计划,委托人竟然是刘伟的高中同学、华谊嘉信前员工李某龙。
 
 
  通过调查,证监会认定,刘伟实际控制千石天泽6号认购华谊嘉信股票,认购价格由刘伟决定,参与认购的资金均来源于刘伟,且在两次需要追加投资时,均由刘伟提供追加的资金,千石天泽 6号的分红款最终转入刘伟银行账户。
 
  此外,刘伟享有千石天泽6号所持华谊嘉信股票的处分权。因此,刘伟在通过千石天泽6号认购、持有及减持华谊嘉信股票的过程中,提供认购资金、拥有交易决策权并享有分红收益,认购数量、认购价格、减持时点、减持价格等均体现刘伟的意志,足以认定刘伟是该次华谊嘉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实际发行对象。
 
  最终,2018年11月26日,刘伟收到证监会开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他被没收违法所得1719.99万元,还将面临1719.99万元的罚款。2019年3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华谊嘉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的罚款;对刘伟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的罚款。
 
责任编辑:王涵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